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高端访谈

指甲情人

2018-04-19 10:09:58

指甲情人

指甲情人!  一个女子的身上会有许多吸引男人的地方,记忆中,曾有一个男人被我的指甲所诱惑。--题记

记不清从什么去我都会挑些不同的款式来尝试。可是经常在看花眼的情况下,找不到真正适合自己的。在一个周末,计佐说,薇,其实你适合做法式水晶甲。后来,我真的就喜欢上了水晶甲。我并不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,只能说,计佐的眼光非常独到。

在发现自己只挑周末才去“别样”和计佐离得很近,我发现计佐的嘴唇生得很完善,刚毅又不失柔情的一道弧线。在想这些的,我忍不住对他说,计佐,难得见到一个男人对女人的指甲这么有研究啊。

由于女人的指甲对我这样的男人有种特别的诱惑力。说话的看到他劳碌的样子,动作很利索。我呆在一旁不知道该做些什么,计佐不肯让我帮忙。因而我只能哼着小曲在一边等待。突然意想到“别样”里只有我们两人,为了防止为难,我随口挑起一些话题。

计佐,你看,我今天做的“花样年华”很漂亮吧。

计佐回过头,凑近来,仔细瞧我的指甲。我发现自己弄巧成拙,本来是不为难的,而现在倒有一些了。

薇,你的指甲真的很漂亮。这是计佐第二次正式地称赞我的指甲。说完,他抬起头,看我的眼睛。薇,我想吻你。

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就这样被计佐彻彻底底地击垮。

计佐。我呢喃着想说什么,可是他的唇已经贴上了我的。比肖末的唇柔软。这是我的第一个反应,然后便没法再思考。

和计佐在一起是件很快乐的事。他和别的男人一样,晓得疼女人,也懂得哄女人。可是计佐还是让我觉得他有过人之处。他会在最合适的想说又没法开口。而事实上,我知道,那只是给自己的自私找一个借口。不是每个男人都可以给你安定的。所以对于肖末这样的一个男人,我不舍得完全放手。

计佐也不和我谈肖末,虽然他知道肖末是我的男朋友。有时候我觉得,我和计佐的关系可以用情人来形容,而非恋人。平淡无奇的生活里忽然起了波涛,我幸福着,也慌张着。仿佛早已明白会有结束的一天,就如当初明了自己迟早会爱上计佐一样。

我不知道该不该用出轨来形容自己,毕竟我还没有为人妻。可是,当那个女人出现在“别样”的时候,我想计佐的行动应该是可以用出轨来形容的。

仍然是周末,仍然是计佐,只是眼睛里仿佛比平日多了一丝慌张。然后,我找到了答案。那不是个漂亮的女人,可是气质不俗,计佐的眼光总是不至于差的。

晚上,计佐给我。

薇,今天你在“别样”见到的那个女人是我妻子。

我知道。我等着计佐往下说些什么。解释,还是些暧昧的话语。

薇,我这一生爱过很多女人,以后仍然如此。每一个,都是真爱。现在的我,很爱你。可是我没有权利让你做些什么,离开还是留下,选择在你。

我静静地听着,知道计佐说的每句都是实话。有些男人是无法离开女人的,而计佐恰恰就是这样的男人。

计佐,你是我的指甲情人。说完,在流泪之前,我挂下了。

然后,我躺在床上望天花板,竟然在瞬间泪流满面。那一晚才真正知道,原来早已深深地爱上了这个被我的指甲所诱惑的男人。乃至,我可以放弃肖末,放弃我的安定。可是计佐是没法改变的,他的人也许会停留,可是那颗心,想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安分的。想着想着,在一阵阵心痛和眼泪中,我沉沉睡去。

后来的一段日子里,我不再去“别样”做指甲。取而代之的是,买来透明的甲油悠悠地涂上。肖末说,还是这样好,简简单单。

有一天,我忽然想念计佐。推开“别样”的门,一切依旧,客人似乎比之前更多了些。计佐看到我的时候微微1愣。我也看着计佐,人是没变,只是以往的感觉不再。

既然来到了“别样”,我还是做了久违的指甲图案。仍然选择法式水晶甲,我挑了新到的款式,“雁南飞”。冬季来到的时候,无论是多留恋曾经居住的地方,大雁总是要向南飞的。而计佐的下一个驿站又会是在哪里

指甲情人

如今,我已没有了在指甲上做图案的习惯。虽然去过几家指甲美容屋,可是总不称心。渐渐的,便也放弃了这个习惯。计佐已远离了我的生活,只有在偶尔的时候我会想到,曾经我有过一个指甲情人。

以上就是关于“指甲情人”的内容,希望大家看的开心,看的愉快,也希望大家能够积极的分享本站,让更多的人看到本站的“指甲情人”内容,谢谢!

木纹铝方管
上海到天津物流公司
依维柯房车价格
蓝莓苗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